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> 娱乐八卦 > 法国新任文化部长系亚裔 在韩出生后曾遭遗弃(图)
法国新任文化部长系亚裔 在韩出生后曾遭遗弃(图)
发表日期:2018-09-14 17:12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8月26日,根据总理瓦尔斯的提议,法国总统奥朗德任命新一届内阁成员,新内阁由16名部长和17名国务秘书组成。

  8月26日,根据总理瓦尔斯的提议,法国总统奥朗德任命新一届内阁成员,新内阁由16名部长和17名国务秘书组成。16名部长中,男女部长各占一半。其中,新任文化部部长福乐尔·佩尔兰因一张亚洲面孔而格外引人注目,她也是首位进入法国内阁的亚裔人。

  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

  佩尔兰1973年出生于韩国首尔,现年41岁的她已经是第三次在法国社会党政府中担任重要职务,被法国世界报誉为“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”。

  她是典型的“学而优则仕”。在校时成绩优异,年仅21岁就从法国著名精英大学——高等经济商业学院毕业,后进入巴黎政治学院和法国国家行政学院学习。后两所大学堪称“法国政治家的摇篮”,拥有这样的学历背景,佩尔兰毕业后从政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  2002年,佩尔兰在大选时加入法国社会党,从此正式步入政坛。2012年法国总统选举期间,她作为奥德朗竞选团队成员,负责数字经济事务,为奥德朗的当选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因此内阁成立后,佩尔兰担任国务秘书也在意料之中,主要负责中小企业、创新及数字化经济。

  即使在时尚方面,佩尔兰也时刻不忘自己当时主管中小企业和创新的本行。优雅、苗条、有女人味儿,同时还兼具法国政客的魅力——佩尔兰黑发朱唇搭配优雅套装和彩裙的形象,俨然已经成为她的标志。她注重细节,一度因一条膝盖以上的短裙成为爱丽舍宫的话题,更曾身着法国设计师亚历山大·福提设计的礼服登上法国版ELLE杂志封面。在杂志的专访中她还提到:“在商务旅行中,我经常会变换服装,我希望帮助小企业和新的设计师。”

  因为公事才回韩国

  2014年4月,佩尔兰出任法国对外贸易与旅游业国务秘书,如今又成为法国首位亚裔内阁部长,佩尔兰明白,自己已成为亚洲群体的象征。虽然她一开始感到有些尴尬,但随后补充道:“亚裔群体感到他们在政府中有了自己的地位,对此十分高兴,所以我也觉得这是件好事。”

  佩尔兰生于韩国,原名金钟淑,但出生三四天后就被遗弃在首尔街头,不得不送往孤儿院。6个月大时,一个法国家庭收养了她,并给她起了一个动听的法国名字:Fleur(法语意为:花)。养父乔·佩尔兰是一名核科学家,这样的家庭为她的成长营造了和谐温馨的环境。

  虽然从小在西方教育中长大,但佩尔兰骨子里早已打上了法国人的烙印。她从没想过回到韩国,也没有考虑过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。在接受一次韩国媒体采访时,她说:“虽然我的外貌是东方人,但我的思考和行为方式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法国人。”直到2013年3月23日,佩尔兰才第一次到访韩国,主要目的也是促进法韩两国之间的海外投资与数字技术发展,并不是寻根认亲。

  “我来到韩国的时候,人们像欢迎摇滚明星一样欢迎我,这种感觉怪极了。”佩尔兰在谈到她的第一次访韩经历时睁大了眼睛。在韩国的五天中,她走访了三星电子和韩国现代集团,体验了韩国先进的电子网络服务,充分履行了自己身为创新和数字化经济部长代表的职责。

  “带刺的玫瑰”

  法国是欧洲收养韩国孤儿最多的国家,但佩尔兰却是唯一一位能在法国政府中担任高级职位的韩裔。她性格坚强,法国媒体将其誉为“带刺的玫瑰”。这位女内阁部长的成功正是源于她能咬紧牙关努力奋斗,“尽管我有细长的眼睛,长着典型的东方人面孔,但我的能力不比谁差。”

  然而,并不是所有被国外家庭收养的韩国孤儿都可以有佩尔兰这样的成就。实际上他们反而因为自己的身份更容易遭遇失败。苏珊·布林克是一名韩国孤儿,被瑞典家庭收养,在根据她的真实生活改编的电影《苏珊·布林克的阿里郎》中,她的弟弟对她并不友好:“我不想和这个人住在一起!”还有一些被欧洲家庭收养的韩国孤儿无法适应新的国家,有的甚至自杀,放弃了自己的生命。因此,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,曾经的韩国弃婴远离故乡,即使他们做不到像佩尔兰一样成功,只要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,也就足够了。记者 王晓莹

(责任编辑:admin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